【古義人-信義學堂】瑠公圳的起源在信義區柴頭埤/水瓶子

消失的地景文化——瑠公大圳 講者:水瓶子(簡肇成) 演講時間:2019年09月25日(三)19:00-21:00 一直到現在,大眾對瑠公圳的認識普遍都以為在台大旁邊的區域,不在信義區的範圍內,但其實這樣的誤會會影響我們對於城市發展的認知。瑠公圳的起源在信義區柴頭埤,在台北東區的農業開鑿佔有很重要地位,隨著城市化的轉變,水道與土地利用的變換,逐漸形塑了我們今天的生活條件。而透過這次的演講,水瓶子老師將帶我們一起爬梳這段過程。 講座的一開始,水瓶子(簡肇成)老師藉由出版著作自我介紹,最早出版的書其實是咖啡相關的:《台北咖啡印象》、《台北咖啡時光》,至今已七、八刷,非常熱銷。夾雜在幾本暢銷的咖啡出版作品中,偷渡了一本《台北小散步》,也就是去年出版的《台北慢步》之前身,可以看出文史一直都是老師長期耕耘的主題。 水瓶子回憶道,小時候在信義國中這一帶長大,記得都是跳進水道裡玩耍、滿身泥巴、在草原中打滾,轉眼今日周圍已經成為高樓大廈,不免有點感傷。求學歷程從四四幼稚園、三興國小到仁愛國中,印象中每個老師會問同學:「家裡旁邊有水圳道的舉手!」,每個小朋友都舉手,孩童時代的他甚至懷疑,難道整個台北市都是水圳道嗎?現在開始爬梳文史資料後,才發現未必是如此。 盤點台北市原先的三大水圳:霧裡薛圳、大坪林圳、瑠公圳。瑠公圳的開發時間雖然排在第三名,卻因為幾樁著名的社會新聞,成為最廣為人知的水圳。但在切入水圳的前後今生之前,首先需要先釐清台北地區的地理環境。 從老師自己大學本科地質系的專業出發,今天四面環山的台北,在二十萬年前原本每條溪單純各自通往大海,沒有匯集的現象,林口斷層陷落後成為一個盆地,開始集水成為鹹水湖。後來河水乾了、海平面下降,周圍的溪流開始匯集起來,古新店溪的上游切穿山谷,造成大漢溪的襲奪事件。約一萬八年前左右,原住民就開始依山河住下來,芝山岩、圓山、四獸山都看得到相關遺跡,漸漸海水退去,慢慢演變成今天的樣子。 再來是關於台北市的方位。台北市有許多依據中國縣市省份命名的路,可以幫助理解大概的相對位置,也還有一套掌握東南西北的原則——以忠孝西路來區分南北,以中山南北路切分東西。會發現台北市的路往東就會分段,但往西的時候則否,這是源自台北的盆地地形因素,到了建國、復興、光復,南北路的分段則是八德路。往北的路由此開始編號一號二號三號⋯⋯往南亦是,此外街口分巷也要編號,右邊是單號、左邊是雙號(面北的時候),摸懂編號分段的規則,找到對的位置就更輕鬆了。撇除路名系統,水瓶子認為,真正可以代表中間的地理位置的應該是指建國、新生的所在,也就是瑠公圳的開發位置。 霧裡薛圳、大坪林圳、瑠公圳 [...]

By |2020-09-28T08:15:59+08:002020-09-17|活動側寫|0 條評論

【古義人-信義學堂】來自臺灣梭欏樹的恩典—應用植物改善精神病院與社區的關係/張碧凰

來自臺灣梭欏樹的恩典—應用植物改善精神病院與社區的關係 講者:張碧凰(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護理長) 演講時間:2019年12月4日 19:00-21:00 因精神病患者的不了解,大眾常有所成見而對他們貼上負面標籤,為照顧社會觀感,精神病院的建置大部分都在很城市邊緣處,如墳墓旁邊,松德院區即是一個實例。但正因為如此才能具有豐富的生態資源,本次講座及聚焦在療癒森林的建構,以及應用在精神議題的深耕,進而透過友善農耕改善與社區居民的關係。 首先,護理長將療癒森林的建構簡單劃分為三階段,草創期(105.10-106.3)、建構期(106.4-106.12)、深耕期(107.1迄今),讓大家先對建置過程有初步的架構與印象。草創期約半年,院方向錫瑠基金會申請補助,希望利用醫院的生態資源來改善跟社區的疏離關係,例如進行院區生態導覽、舉辦失智症闖關等。建構期的一年內,共申請到105萬經費建構松德療癒森林,合作的機構除了錫瑠外,還有信義區公所等七個機構,松友里里民也是此階段開始進到院區耕種。深耕期大約兩年,延續前二階段的成果,並與信義社大連結持續開設友善農耕的課程,將醫院的特色議題「心理衛生」帶入,並舉辦失智症相關演講等活動。 2016年松德院區通過SNQ國家品質標章認證為運用硬體環境進行精神復健的「生態醫院」(Eco-hospital)。松德院區目前有一座生態池、兩座屋頂花園、院鳥——領角鴞、院樹——台灣梭羅樹,醫院同仁將這些生態資源運用於精神病患者的復健活動上,實踐包含園藝治療、自然體驗活動,綠色運動(到有綠色的地方健走)的綠色照護(green care)。 松德院區常住著一對野生的院鳥領角鴞,院樹臺灣梭羅樹,是台灣特有種,也是優美的景觀樹,清明時節開花在100公尺外可聞到其濃郁的特殊香味,樹上會聚集數不清的蜜蜂跟蝴蝶在採花粉、花蜜,護理長認為與臺灣魚木相似,同是優質的蜜源植物。 草創期,從既有的自然資源出發。 [...]

By |2020-04-10T20:23:42+08:002020-04-10|活動側寫|0 條評論

【古義人-信義學堂】臺北市最長巷,信義路五段150巷之前世今生/陳奕峰

信義路五段150巷的前後今生 講者:陳奕峰 演講時間:2019年10月16日(三)19:00-21:00 「一個沒有文化的地方。」相信不管任何人,都很難接受自己的家鄉如此被敘述,然而這卻是多數人對信義區的印象。「信義區」這個標籤,成為了五光十色、新都會的代名詞,而歷史、文化層面卻是一片未知的漆黑。這個契機讓陳奕峰老師起心動念,著手挖掘孕育自己成長的土地故事,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想做的是向外分享、推廣。 為什麼一般人會對信義區沒有印象?民國後建立的四四兵工廠,是一塊被隔絕、無法進入的官方區域,在這片軍營背後是山、水、田,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庶民文化。信義社大的「古義人-信義文史工作室」社團由文史課程衍伸而生,培訓了多位在地文史種子,聚集一群對於地方文史有熱忱的研究或實踐者,陳奕峰老師也是其中一位成員,這場講座他將分享臺北市最長巷的前世今生——信義路五段150巷,關於一座山、一條溪和庶民的生活故事。 從三犁里到六合里、泰和里的邊界,從中強公園(今象山公園)到聯勤技訓中心、挹翠山莊下,蜿蜒曲折約三公里,信義路五段150巷如同迷宮,先來後到的痕跡呈現在門牌號碼上。信義路舊線發展迅速、出乎意料,預留的門號不足,而戰後一直到民國六〇、七〇年之間,這段時間落腳的居民不願意更改自己的地址號碼,於是新建築所屬的門牌與巷弄只好「跳號」,如此編排入深山,才會導致慈惠堂門牌一○六之二號,山腳下密集的新建築卻編入三百餘弄和四百餘弄的奇觀。(參考新聞:信義路5段150巷 宛如3公里長迷宮。TVBS NEWS。取自https://news.tvbs.com.tw/other/489406) 細說舊埤 以校歌作為文史素材詮釋,陳奕峰推測早期的學校會以當地自然環境作為校歌內容,他出身的吳興國小、信義國中校歌的前三個字皆是「拇指山」,台北醫學院(今臺北醫學大學)院歌「拇山仰止,七星拱之,杏林聖地建黌基」,也以在地方具重要性的拇指山破題。但經歷數年的校歌洗禮,多數人仍然不知道所指何處。其實,這幾所學校的視野望向東南方,隔著象山即是拇指山;然而實際踩點會發現,因為視野被建築物擋住,不免感受到自然與人存在某種程度斷裂的遺憾。 引述先前社團的研究成果,關於姆指山、氣候和水文: [...]

By |2020-04-10T20:20:35+08:002020-04-10|活動側寫|0 條評論

【古義人-信義學堂】由地方記憶到國家記憶/張俊彥

由地方記憶到國家記憶 講者:張俊彥(開放文化基金會「藝術人文開放網絡」計畫主持人;國家記憶庫諮詢委員) 演講時間:2019年5月1日 19:00-21:30   這次的演講,張俊彥老師將為接下來在社大開的國家記憶庫操作培力課程,先做一次概論性的介紹,為大家說明國家記憶庫的緣起和理念,並透過小小分組活動來體驗知識架構的形成。老師也希望,透過這個演講,可以找到現階段國家記憶的重要合作夥伴,陪伴與協助大家把自己手上感興趣的議題,變成典藏(archive),而實作將會在後續一學期的課程中,仔細去弄清楚和操作。張老師也提及,目前自己手上的典藏計畫,是採取比較跨領域的做法,透過每個月一次集思廣益的會議和科技開源文化來作結合與互動,試著產生一些新的可能性。   在正式進入講題之前,老師先破除大家對於國家記憶的既定印象。一般想像中的國家記憶,會去談國家級的機構、政策和領導人等等。然而,在民主逐漸成熟的年代,會希望這樣的色彩可以逐漸褪去,轉而從底層來建立國家記憶,尤其是文化部鄭部長也很重視這樣的看法。不過,這樣的理念其實需要更高的技術、制度和志工等相互配合,有其難度,所以文化部目前其實還有點怕怕的。現在很多山頭學閥仍然自己運行著記憶典藏,但是實際上,地方很認真紀錄累積的力量並沒有缺乏。因此,關鍵的是需要更多累積和匯聚來培力社區擁有數位典藏和檔案文獻的能力。由於一般典藏與數位典藏之間有一些隔閡需要補充理解,老師在本次講座中,將先透過「美國記憶」這個堪稱起源的例子,來談其中典藏的基礎工程,是如何去集結大家一起來紀錄。尤其,面對種族問題和相對封建的概念而言,這種作法更會是一個具理想性的重大工程。   觀察國內目前民間提案狀況,看得出來大家顧慮技術門檻,不大敢去提,但其實有很多有潛力的內容值得去挖掘。其中約可歸納出四個主要的問題環節,包括:(1)如何去勾勒出故事藍圖,讓它從人可以理解,到機器可以解讀。這是地方學很值得思考和實作的一環。(2)破除對於國家記憶的迷思。國家記憶並不只是遙遠脫離於個人的故事,亦能還原自身情感與記憶。(3)建構與願景相連的地方學脈絡。張老師分享過去自己曾參與過全國第二所社大創辦的過程,發現很多人在開課交流過程中,對自身還有地方情感所抱持的衝擊和興奮感,能夠將過去學校上課學不到的知識,透過自己親手親腳地去搭建記憶起來。   舉例來說,老師詢問同學覺得背包客會想來什麼樣的地方?101、象山、四四南村似乎都不是夠理想的回答。老師說,其實背包客不在意遠,但只要有趣值得探索的點,都會很吸引他們。換言之,問對問題的話,就可以知道我們需要找什麼樣的資料來告訴別人信義區好玩的地方。記憶庫所要典藏的記憶與方法,正是一個試著從問問題和找資料,來建立出知識架構的脈絡爬梳方法。 國家記憶庫:美國典範的脈絡   為了說明何謂國家記憶庫,老師先向同學分享了美國國家記憶庫的典範淵源。所謂的「美國記憶」,指的並不是領導人的記憶,而是用科技來紮實地保存當代人的記憶,讓其他人有機會可以看到,秉持著「美國人的記憶,就是美國的記憶」來典藏。台灣當時試圖仿效美國記憶的概念,推動數位典藏國家型計畫,浩浩蕩蕩作了十年,然而,兩者之間其實有些落差。由於當時進行「台灣世界記憶」徵選時,目標設定為「建立珍貴獨特的記憶,促進民眾接近傳播與利用」,仍停留在「珍貴、具有世界級價值」的觀念,公眾的角色就只能是被教化、被促進,難有什麼參與。這與原來概念的落差,實際上顯示了我們自身對於記憶的價值觀並不清楚。 [...]

By |2020-01-20T21:15:16+08:002020-01-20|活動側寫|0 條評論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