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調小組】信義區老樹-大葉雀榕的堵南尋親記

十幾年後再相遇 終於放心了            1070722  蔡燕珠

在信義社大文史班分享民國92年到94年松勤街大葉雀榕的際遇之後,起了回響。社大去函堵南國小詢問大樹下落,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她活得很好!歡迎來看她! 真的太棒了,於是我們幾個人相約去尋親。

坐火車去堵南

星期日的中午,我和夥伴選擇搭火車,目的站是百福。總覺得這個站名好像很新,應該去問個究竟,但….還是先辦正事:到堵南國小看大葉雀榕。

出了車站是下午一點38分,日正當中。身旁的夥伴沒戴帽子,走在柏油路旁熱氣往上燻,汗珠從他短短的頭髮底部不斷冒出來,他依然很鎮定地讓汗珠在頭皮上聚集滾動然後流到臉頰,哈!如果不是心中有個篤定的目標,我想他心裡一定會罵自己大熱天來這裡幹嘛呀? 還好一路有實踐橋、百福橋、基隆河景稍微引開我們的注意,走了十幾分鐘終於看到傳說中的堵南國小。喔!有城堡式的屋頂ㄛ!很吸引小朋友的視線喔!是星期假日又是暑假, 學校靜悄悄沒有任何聲音。

眾裡尋她千百度

校門口兩棵茄苳老樹正值果期,白頭翁快樂地享用著。我們努力巡視每棵樹,開始點名,木麻黃、 第倫桃、 正榕、大花紫薇…..啊呀怎麼沒找到那位芳鄰?

忽然,我看到那熟悉的大葉子…就是她!大葉雀榕大葉雀榕!

P_20180722_141137_vHDR_Auto

 

 

 

 

 

 

 

 

 

 

 

 

 

 

仔細打量很久,長得這麼好又這麼粗壯,這會是當年被砍得遍體鱗傷的她嗎?
我們還是不敢確定,繼續在校園尋找是否還有其他棵同名的大樹,但沒有找到。

看了一下校方給的大葉雀榕位置圖,在籃球場附近就只有這棵啦!就是她啦!

心裡真百感交集,想到十幾年前為了保住她不斷打電話、不斷闖入工地,以為溝通完了可以把她留住了,卻在一個清晨睡醒,發現大葉雀榕從松勤街莫名其妙的不見。和家裡外子難過好久。以為從此再也無緣相見了,沒想到今日可以……。啊 …真的太興奮了。

除了興奮還是興奮

圍著大葉雀榕不斷的端詳、然後不斷地拍照、然後又不斷的環視周遭,這個環境確實比當年住的地方好很多,難怪10幾年後我都不認得她。基隆河悄悄從旁流過,幾隻白鷺鷥陪著河裡的水牛在泡澡,水牛目不轉睛地看著這群陌生人,深恐被偷窺隱私。殊不知我們是大葉雀榕的好朋友,遠從台北的松勤街來尋親。哈!我們不是外人啦!  坐在樹下納涼也許久了,向她訴說的思念應該也被收下了,畢竟還是要分離囉,再會吧!好朋友!祝你健康幸福喔!雖然不捨但心裡是快樂的,因為妳長得好壯壯!我們放心囉!

P_20180722_141752_vHDR_Auto

P_20180722_141524_vHDR_Auto

P_20180722_141318_vHDR_Auto

 

 

 

 

 

 

 

 

 

 

 

 

 

 

 

 

 

 

 

 

 

 

 

 

 

 

 

 

 

 

 

 

 

 

 

 

 

 

 

 

 

百福車站由來

對百福車站的疑問還是存在,在路旁問了一個上了年紀的先生,原來百福站設立20幾年而已。這裡是北五堵,以前火車沒有設站,土地重劃之後蓋了很多房子,有個百福社區。因為人口數達到一定的量,所以鐵路設個站,以百福為名。

 

 

他鄉遇故知

順便在附近做個小旅行,夥伴在七堵夜市發現通化街夜市一家38年的牛肉麵店竟然在這裡出現。有如他鄉遇故知,我們進去和老闆娘聊得很高興,最後老闆娘說她家就住在堵南國小附近,這麼多年都不知道有棵充滿故事的大樹在她身旁,以後她要常常去看這棵樹。哈!我們又替樹找到好朋友囉!

生存權

這是一個充滿人情充滿故事的社會,其實天下本一家,人和樹都同樣以大地為家,是可以找到和平相處的點的。雖然大葉雀榕是被迫離開原來的家,但最終結局還算不錯。人希望生活有主權,任何樹也是如此,期望每棵樹能獲得人們該有的對待。

Show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