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義人-信義學堂】幸福轉運站-從我的車掌媽媽談車掌的故事/蔡蕙頻

講者:蔡蕙頻(臺北教育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助理教授、臺灣圖書館編審)
演講日期:2019年07月24日 19:00-21:00

  這次演講邀請到信義國中第七屆的校友、國立台灣圖書館的編輯,同時也是《好美麗株式會社》的作者蔡蕙頻老師,來分享「車掌」一職的出現與沒落,並藉著了解母親的任職經驗,來回顧這個以女性為主的職業曾在松山地區扮演的角色。

講者自介-蔡蕙頻

講者自介-蔡蕙頻

  對比自己對父系生命經歷的了解,蔡老師提及對母親成長歷程的相對陌生,開啟對職業婦女文化史的研究關懷。蔡老師說,由於出生在「車掌」一職已經消失的年代,自己其實很難體會,母親為何總是以「有點臭屁」的口吻向自己訴說過去的職業生涯。因此,爬梳公車和這份職業的轉折,是個老師重新理解自己母親生活經驗,以及將自己所學用以與母親對話的過程。
  《好美麗株式會社》亦是在此脈絡下誕生的著作,也是一本探索日治時期的婚戀愛欲及職業婦女出現的讀本,勾勒出自由戀愛觀如何影響了職業婦女的豐富面貌,包括護理師、教師、空服員、車掌、電話接線生、產婆(助產士)、女工等,都是日治時期女性發揮長才的職業領域。其中的車掌,即是本次演講的主題。
  最初,蔡老師原來並不知道車掌是個可追溯至日治時期的職業。一次談話中,母親提到車掌和調度員會協助總站的orikaesi(折返し)工作。這一詞讓他驚訝應該不懂日文的母親,竟然懂得這個用語。追問之下,才發現母親根本不知道那個詞是源於日文。這個小細節,讓老師開始循線回溯車掌一職如何在台灣出現。

重回車掌的年代來理解車掌
  老師首先分享豐富的清朝與日治時期照片,帶大家回顧「道路」的風貌變化和相應的交通工具演變。與車掌職業密不可分的交通工具,即是火車和公車。本次主題關照的是自己母親的職業經驗,因此以公車為主。在介紹車掌之前,老師也向大家介紹了最初的公車、公車形式及行車路線。

老師分享大正三、四年間台灣第一台引入的公車

老師分享大正三、四年間台灣第一台引入的公車

  最初的公車又稱作公共巴士、乘合自動車,概念類似今日租借來的遊覽車,以載運乘客為目的,往來行駛於一定路線或區間,乘客一所乘區間支付車資的汽車。主要由第一個在台投資電影事業的日本人高松豐次郎,首先開始投資公車事業。最早共有四條路線,包括市中線、北投線、大稻埕線和水源地線等,接著隨時間和人口需求持續增加,並依地區不同有不同的運費;此外,依市內與市外有不同的速限要求,即市內時速8哩,市外時速10哩。
  不難發現,這個速度和步行差異並不大,可以說,當時搭公車並不是為了追求快速,而是追求不走路而能抵達,與今日的交通意涵相當不同。老師還提到,當時同一地區內的公車是均一價,以台北市區為例,公車票價為十錢,而一份日日新報的價格是六錢,可說是相當平價。由於台北市民監經營得很成功,也帶動了各州市陸續跟進。
  從1930年代開始,公車從原來的私營方式收購為市營公車及總督府交通局局營兩種,並自1933年開始營運,成為後來國光號和台汽客運的前身。老師分享了1944年的台北市市營乘合自動車運轉系統圖,指出這段期間,可說是日治時期公車路線的高峰期,公車也成為旅遊和休閒的重要交通工具,像是草山與台北監的循環巴士,即是為了服務搭公車去泡溫泉的活動。這時候出現的三張犁線(當時稱作城東口線),路線則非常像現在的37路或22路公車,亦有行經現在信義區的六張犁線(當時稱作圓山口線)。
  此外,老師也分享其他的交通小趣聞,像是1945年後台北的道路才像現在一樣是全部靠右走,而日治時期則是和日本一樣靠左走,日治時期政府也花了很多心力宣導交通規則,因此戰後台灣人花了很多時間重新適應不同方向的道路。

近代教育與車掌小姐的緣起
  日治時期以前,傳統社會對女子教育並不重視,女子教育多是為結婚做準備、沒有什麼職業訓練的意味,儘管當時已有重視全人教育的基督教女子教育,要求學生不可以纏足,但因教育機構不夠普及,且一般民眾仍接受度較低,因此影響人數較少,影響力不及日本推廣教育。
  老師援引天然足的例子來說明近代教育對女子的影響,並翻出日治時期台灣的小學課本第十三課內容,來說明日本人和1900年台籍菁英黃玉階推動天然足的過程。阿片與纏足是原來日本課本沒有的內容,只有台灣教材才增加的範圍。天然足的觀念大致要到1911年,歷經約10年的教育和風氣改變,才為一般人所接受。可以說,引進近代教育、鼓勵女子就學、以及為了培育女學生上學而著手培育女老師,並讓女學生也上體育課,乃至職業教育的出現,都是這個時期才逐漸培養成的觀念。
  日治時期,公車事業的出現,以及提供載運乘客的相關服務,漸漸促生了「車掌」一職。一開始,日治時期徵選車掌的條件為小學要畢業,並無年齡要求。這意味著,台灣人得念到公學校畢業才能應徵車掌的工作。當時社會風氣願意讓女孩子念到公學校畢業實屬不易。因此,一開始車掌大多由男性擔任。漸漸地,隨著應徵車掌的人越來越多,年齡才一路往18歲、16歲、14歲往下調整,並增加如親自拿履歷表去辦公室、要會講日文等條件。可以說,車掌小姐的出現,可以說體現了近代教育的推動成果,並反映在車掌的性別比例變化之上。
  據報載,台灣人中最初擔任車掌的女性是渡瀨信市的太太。隨著原來乘合車掌職業的廢止,市營公車開始募集女子車掌,並優先安排於宮前/中山北及螢橋兩線來測試成效。車掌小姐的出現,無論在營運方或顧客方都大受好評;此後,非常多民間公司陸續聘用女車掌,也形成後來人們對女性擔任公車車掌的印象。
  老師接著分析女性競相擔任車掌的考量,以及女性車掌如何大受好評的緣由。以小學校畢業為主的門檻,可說是在經歷幾次人選嘗試後的結果。由於車掌工作必須長時間站立、值班時間無法任意進食與如廁以提供服務,加上服務項目涵蓋打掃到售票,招聘單位逐漸將「忍耐」視作該職業最主要的考量,並認為小學校與公學校畢業者,比女學校畢業者更能「忍耐」。

老師講解自己匯整之日治時期車掌人口比例表

老師講解自己匯整之日治時期車掌人口比例表

  老師認為,這和家庭關係、生活狀態有關。由於車掌工作的進入門檻並不高,待遇也相比看護婦、採茶女高,加上當時普遍認為制服是相當摩登流行的衣著,這樣的時尚形象相當受到歡迎。因此,職業流動意願較低、較穩定者,多半來自家境較不富裕的小學畢業女性,更受到聘用單位的青睞。與其相比,能讓女兒讀到女學校畢業的家庭,生活相對寬裕,且車掌小姐也容易被認為是社會地位相當普通的職業,女學校畢業者容易三心二意想換工作。於是,對聘用單位或小學畢業者而言,由年輕女性擔任車掌自然引領起競相求職的風潮。婚後的車掌則多半會換職業,並由聘用安排在沒有班的時候前去進修婦女課程,增強烹調裁縫等等不同技能。藉此,營業單位也可以不斷招募到年輕的車掌小姐。

老師分享日治時期的公車與車掌照片

老師分享日治時期的公車與車掌照片

戰後的公車民營化與車掌一職的興盛與消失
  戰後政府全面接收公車事業,原來的市營公車接收為市營公車,而局營公車則由長官公署交通處(後來的台灣省政府公路局)接收。不過,由於遭逢戰爭和石油短缺,1968年政府決定開放開放民營。1969年大有巴士、光華巴士、大南/江南汽車、欣欣客運的成立,都是這時期民營化政策的產物。蔡老師的母親亦是在此間(1971年)考進光華巴士擔任車掌工作。車掌在當時亦有隨車售票員、隨車服務員、公路售票員等別稱。
  老師接著補充,戰後初期的公車有著輔助鐵路運輸的性質,路線起點多從火車站開始,所以經常可以看到當時路線圖上,火車站一帶有著複雜的路線;後來捷運的出現,更讓公車重要性大幅提升。
  來到現場的蔡媽媽,分享起自己的求職故事。1968年,剛接受九年國教,由於不想繼續念書,偶然在畢業前看到巴士站貼著徵募車掌的資訊,當天就在父親陪同下前往面試,當天隨即錄取,約定畢業後馬上就業,並在拿到畢業證書當天馬上到巴士站報到展開工作。經歷一番資料閱讀分析後的老師,這時又再度強調,在理解了當時時代氛圍後,終於可以理解為何母親當時面露自信表情傾訴自己的就職經驗了,因為車掌並不是個人人都能當的職業。

老師笑稱自己甘冒生命危險也要「出賣」媽媽年輕時的工作玉照,足見母女情深

老師笑稱自己甘冒生命危險也要「出賣」媽媽年輕時的工作玉照,足見母女情深

  其中,市公車的首選路線,就屬往返陽明山國民大會的路段了。這是市公車裡經常滿載政商名流的路段,無論車子或是車掌,都經過精心挑選。說到高級豪華,自然不能不提金馬號和金龍號。
  1959年創辦的金馬號,因搭載了坐臥兩用座椅、冰箱、收音機、播音機、書報刊物,並供應毛巾、開水及長途線對號入座車次,也是當時豪華的交通選擇。1970年創辦的金龍號,屬於冷氣客車,更是比起金馬號還要完善,經常往返阿里山、太魯閣、日月潭等名勝景點,堪稱上上之選。金馬號與金龍號車掌小姐,個個也都是精心挑選的年輕貌美女性。

老師分享自己蒐集之金馬號公車照片

老師分享自己蒐集之金馬號公車照片

尾聲:從女車掌看女性的歷史(Herstory)
  隱藏在光鮮亮麗的表面下,實際上是個早出晚歸,需要負擔打掃清潔和算錢的工作。蔡媽媽提到自己有時輪到較遠的路線和班次時,會需要在外站的簡易休息室過夜,無論晴天雨天都要工作,而當時的公車並沒有冷氣,夏天工作和乘客爆滿又穿著制服時,很是考驗。加上三餐並不定時,很多時候正餐扒兩口算是吃飽,靠站時還要拿哨子維持車外行車及車內秩序,其實是相當辛苦的工作,也因而留下了「晚娘」這個具貶義的職業描述。
  根據金馬號的車掌訪談可以看到,早年工作機會不多,而家貧需要工作、不願意做枯燥的工作、對車掌充滿憧憬,都成為年輕女性競相角逐車掌職業的原因。  若加以考察車掌離職的原因,可以發現很多不同時代女性的樣貌。如就業選擇變多,與加工出口區出現有關,女工成為新的選項;年紀漸長體力衰退,不適合一直站著,或是結婚育嬰,都讓轉職成為當時女性必須時時考量的生活一環;或者,因應雇主要求或裁員、電子票證上路,不再需要剪格,或是路線裁撤,最終車掌的職業也進入了尾聲。
  總的來說,女車掌的故事,反映了時代背景(女性就業時勢所趨)、職業特性(女生較細心耐操能忍耐)、從業動機(從家貧到追求個人成就)、自我認知(從家計補助到獨立自主)、離職原因(百年來的台灣女性角色)、職業史(台灣產業興衰起落)等幾個面向,還有很豐富的探究潛力。另一方面,也能從職業用語中,發現車掌夾藏的日本時代遺緒,如「相棒」一詞,從古代日本一起抬轎的夥伴,到後來轉為工作搭檔之義;一開始讓老師大感好奇的「折返」等詞,也透過職業遺留下來。
  最後,在問答時間中,蔡媽媽分享了自己因工作對三張犁總站的認識,老師也跟著指出公車其實是個觀茶邊緣不斷往邊緣擴張的過程,而總站經常是邊緣中最熱到的地方。這段分享激起了很多學員的記憶及迴響,例如,以前三張犁的總站位於今天的地政事務所附近,三張犁庄以前是人很多,總站帶動了當地的繁華,像是民國五六十年擁有一千多人座位的僑生戲院,是個比現在信義威秀還大上許多的知名地標;而20路公車以前走臨江街、通化街,途中經過很多加工出口區,很多女工會下班去買東西,通化街一帶也是這些人的通勤購物路線,因此在加工出口區消失後,現在看起來通化街就比較落沒等等。

幾位學員接連分享自己的生活記憶

幾位學員接連分享自己的生活記憶

  相信若能繼續考察公車路線和不同從業者的活動範圍,定能挖掘出松山信義地區豐富而層層疊疊的歷史故事。

Show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