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義人-信義學堂】臺北市最長巷,信義路五段150巷之前世今生/陳奕峰

信義路五段150巷的前後今生
講者:陳奕峰
演講時間:2019年10月16日(三)19:00-21:00

「一個沒有文化的地方。」相信不管任何人,都很難接受自己的家鄉如此被敘述,然而這卻是多數人對信義區的印象。「信義區」這個標籤,成為了五光十色、新都會的代名詞,而歷史、文化層面卻是一片未知的漆黑。這個契機讓陳奕峰老師起心動念,著手挖掘孕育自己成長的土地故事,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想做的是向外分享、推廣。

為什麼一般人會對信義區沒有印象?民國後建立的四四兵工廠,是一塊被隔絕、無法進入的官方區域,在這片軍營背後是山、水、田,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庶民文化。信義社大的「古義人-信義文史工作室」社團由文史課程衍伸而生,培訓了多位在地文史種子,聚集一群對於地方文史有熱忱的研究或實踐者,陳奕峰老師也是其中一位成員,這場講座他將分享臺北市最長巷的前世今生——信義路五段150巷,關於一座山、一條溪和庶民的生活故事。

從三犁里到六合里、泰和里的邊界,從中強公園(今象山公園)到聯勤技訓中心、挹翠山莊下,蜿蜒曲折約三公里,信義路五段150巷如同迷宮,先來後到的痕跡呈現在門牌號碼上。信義路舊線發展迅速、出乎意料,預留的門號不足,而戰後一直到民國六〇、七〇年之間,這段時間落腳的居民不願意更改自己的地址號碼,於是新建築所屬的門牌與巷弄只好「跳號」,如此編排入深山,才會導致慈惠堂門牌一○六之二號,山腳下密集的新建築卻編入三百餘弄和四百餘弄的奇觀。(參考新聞:信義路5段150巷 宛如3公里長迷宮。TVBS NEWS。取自https://news.tvbs.com.tw/other/489406

細說舊埤

以校歌作為文史素材詮釋,陳奕峰推測早期的學校會以當地自然環境作為校歌內容,他出身的吳興國小、信義國中校歌的前三個字皆是「拇指山」,台北醫學院(今臺北醫學大學)院歌「拇山仰止,七星拱之,杏林聖地建黌基」,也以在地方具重要性的拇指山破題。但經歷數年的校歌洗禮,多數人仍然不知道所指何處。其實,這幾所學校的視野望向東南方,隔著象山即是拇指山;然而實際踩點會發現,因為視野被建築物擋住,不免感受到自然與人存在某種程度斷裂的遺憾。

引述先前社團的研究成果,關於姆指山、氣候和水文:

拇指山,海拔標高320公尺,位於南港山系,位置剛好在臺北市信義區和南港區的交界處。從平地看拇指山,狀似拇指擎天,因而得名。拇指山是一座單面山,東坡較平緩,西坡則為陡坡,山頂由一大塊岩石構成,登頂之後四週無阻礙,展望甚佳,山頂上有北市508號基點。
(取自:【田調小組】信義區山名考─拇指山。http://xycc.tw/item/【田調小組】信義區山名考─拇指山/

所謂「留水」,就像我們抬頭看101時,不難發現距離地面三百公尺高處經常圍繞著雲層,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距離海拔375公尺高的南港山系。山以其迎風面留住了雲和水氣,經過樹的過濾後,在山的周圍形成了小水池,而後來的人則開闢渠道將這些水導入埤塘,加上瑠公圳的開闢,便構成了埤塘與水圳的水利系統。
(取自:古義人-信義學堂-南港山系水故事/潘文彬。https://xycc.tw/古義人-信義學堂-南港山系水故事/潘文彬/

翻開1898年的台灣堡圖,陳奕峰老師標出在三張犁庄地帶其中三個地名:陂岸頭、舊陂口、舊陂。這些都是早期人們在工作、生活的時候,對於埤塘相關的稱呼。今天所熟知的,農田水利會稱之為東大排、西大排的這些地方,都是從各個水系流下來的所在。東大排的彎曲是順應山勢地形的關係,信義社大附近的舊埤溪就屬於東大排的一部分,隨著地方文史調查推進,希望讓人們口中的「東大排水溝」,更名回原本的名稱「舊埤(陂)」。

1898堡圖

歷史文獻中對於「陂」的敘述,引用民俗學家劉還月講座《透過歷史看風景,打開台灣土地的血脈》:

周鍾瑄的《諸羅縣志》,首先談到「陂」,認為:「凡築堤瀦水灌田,謂之陂;或決山泉,或導溪流,遠者數十里,近亦數里。」;陳培桂所修的《淡水廳志》則說:「凡曰陂(一作埤),在高處鑿窪瀦蓄雨水,寬狹無定,留以備旱:此旱田之利也。」周璽在《彰化縣志》中的解釋:「陂者何?因溪水山泉,勢欲就下,築為隄防,模截其流,瀦使高漲,乃開圳於側,導水灌田;即古隄防遺法也。」古代所謂的『陂』是指在丘陵地為了取得灌溉水源,而依山勢地形所築堤蓄水的水利設施。
(取自:http://greenlife.7stareco.org.tw/upload/2-透過歷史看風景–打開台灣土地的血脈.pdf

台北盆地東南側的水文系統,今昔景觀有一定的脈絡可循。天然河川多水泥化、地下化,人造圳道成為水溝、地下化,(天然、半天然)埤塘陸地化。舊時曾有大水體「大灣」,土地調查(1898-1904年)的資料已無舊陂,故堡圖以後無此水體。透過「陂、坡、埤」三用字的轉變,可以推測所指稱之年代:「陂」——漢人來台拓墾人工圍堰的灌溉池塘;「坡」——日治時期因日人沒有陂(ㄆㄧˊ)的音,統一將「陂」改成「坡」;「埤」——國民政府來台後,認為「坡」字無池塘之意,再次將「坡」正名為「埤」。

地質面而言,象山位於石底層的底部及大寮層的頂部位置。大寮層係指富含有孔蟲及細小貝類及海膽化石,在海底進行沉積作用,屬海相地層;石底層則富含植物化石,沉積時的環境高出水面,屬濱海像地層,也是台灣最重要的含煤地層。拇指山向西北西方向延伸的側稜為象山,稜至象山頂再分二支,一支北走構成所謂「象形」的部份;另一支則斜倚經西北西方向延伸,終至信義路、松仁路口,不過這一支稜在「象山碑」處,另有一分叉往莊敬路延伸。

地質因素形成煤層,也可以發現化石,後來的移民也順應自然資源生活。地質、水文,都跟人文有很大的關係,也就是為什麼需要將這一切先釐清。

 

信義路五段150巷,盤點11處前世今生

信義路五段150巷

  1. 象山公園

原名中強公園,2017年11月20日更名為象山公園,於民國76年建造,佔地面積約4.2公頃。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台北樹蛙,其次是松鼠、蛇等動植物,是具有生態多樣性的保育區域。可以在此找尋昔日軍方的遺跡,在靠山一側留有打靶練習留下的彈孔。都市擴張後,因緊鄰捷運站,有著極為便利的交通位置,能感受到另一側的喧嘩對比著公園幽靜,佇立在公園內的三長廟福德公則見證該區時代變遷發展。

文史社團田野調查的訪談對象之一:周進隆先生,是本地象山公園裡的周家,以前曾在樹蛙保護區後方象山上的區域種茶葉和竹筍。據周先生的描述,家前有池塘(他稱之埤仔),飲用的水是挖井,灌溉用舊陂溪,溪中以前有鱧魚、泥鰍,西北雨時會看到鯉魚逆流。地方大姓有程、蕭、周、蘇,周與蘇交好,民間拜拜時都會互相找,而與蕭家較無往來。地方信仰保儀大夫,傳統四年一次大拜拜,家家戶戶都會殺豬公,但漸漸地已經沒有這項習俗。到了約民國60年左右,信義計畫區確定要開發後,街區就開始拆遷補償住戶,逐步形成今天的模樣。

  1. 三長廟

關於三長廟的歷史由來,主要受訪者為廟方蕭女士。她分享,約57年前(民國51年),因要遶路避過靶場才能到福佑宮拜拜,因此蕭家以集資的方式(樂捐3000~5000元不等,尾數由蕭家補足)合資起造,原廟週邊都是田地,僅有現址為一水窪地(據說水深能積山上因採礦而流下的礦渣)無人利用,因此就在此選地起造,一年後就蓋好了三長廟,原為當地蕭家土地公廟,時代演變,成了鄰近街坊信仰寄託。廟內主祠神明為福德正神,另有清水祖師爺、媽祖、關聖帝君及虎爺等神明。取名三長廟有福長、壽長、祿長之意味。

106年象山公園進行大規模的整修工作,湊巧廟方因屋頂老舊決定翻新,即於同年7月15日開工,於9月14日工程收尾,並在9月20日(農曆8月1日)舉行祭拜儀式,請街坊鄰居吃平安湯圓,以示完工。(詳細的資料請閱讀:【田調小組】信義區三長廟。http://xycc.tw/item/【田調小組】信義區三長廟/

  1. 打銃埔(靶場)

打銃埔A

打銃埔B

上圖為「臺北廳三張犁庄附近各個戰鬪射擊略圖」(1907年8月),取自國史館典藏《臺灣總督府檔案》〈明治四十年十五年保存第八卷〉,可以解讀出三張犁在當時已經預備要作為靶場預定地。下圖為「臺北廳雅庄三張犁國庫地ト學租財團業地交換ノ件附圖」(1910年12月),取自國史館典藏《臺灣總督府檔案》〈明治四十三年十五年保存追加第十卷〉,件名〈國庫地ト學租財團業地交換伺〉,可以確定在當年已確立靶場位置,粉紅色區塊的最右端對應至現在的地理位置,就是象山公園住戶側的山壁。

  1. 福佑宮

始建年代不可考,在三長廟興建以前,住在另一頭的信眾們會越過靶場區域到這一頭的福佑宮參拜。原本位址在厝後山上,民國30年遷移到周厝公廳。民國50年周姓地主捐地蓋廟,民國68年重修至今,組織則是採管理委員會的制度。其漫長的歷史見證了三張犁農田消失、大樓興起。

  1. 第一社會福利基金會

創辦人為張培士、賴美智、曹愛蘭,為當年中重度障礙的孩子爭受教育的場所與受教權,翻開第一社福歷史的第一頁。最先在光復南路60坪的地下室,民國72年買下楓橋新村旁一棟低矮校舍,歷經居民的排斥與抗爭,家長上書蔣經國,警察進駐,終於抗爭落幕,如今(民108)已成立39年。陳奕峰老師說,「老小孩」其實不會跟鄰居造成傷害,一改大眾對心智障礙者的刻板印象,現在反而是周圍居民會向他們買自製的糕點,作為社區的一份子共生共榮。

  1. 六三新村

民國55年(1966年)政府推動國民住宅,推出優惠貸款鼓勵民間移居東區,青年軍響應,在此自行監造住宅,並為紀念1946年6月3日脫下軍服的日子,將住宅村命名六三新村,接著興建的幼兒園就是六三幼兒園。

吳興街上有一間浸信會神學院,下圖是由彼處往四獸山方向拍的老照片,圖片中間這塊農田後來成為吳興國小、軍營(後來的六三新村)。

六三新村

  1. 福犁宮

福犁宮是超過百年的在地公廟,原本位址田間(今松仁路150巷的公寓裡面),松山慈祐宮媽祖遶境會進來福犁宮,因本地以前也屬松山十三街庄。保儀大夫慶(農曆1/11)從前非常熱鬧,現在則相隔數年才舉辦。

福犁宮主委程一男先生,民國28年生,此程家是由西螺安定里程家而來。主委的兒時程家位在街區,民國4、50年間有炮兵營位於今第一福利中心、信源國宅、醒吾公寓、吳興國小及楓橋新邨原皆為程家的地,程家有很多地在日治時期跟戰後都被徵收做軍營使用。

  1. 聯勤技訓中心

全名「陸軍後勤訓練中心技訓分部」,原屬聯勤總部,現屬陸軍,自1980年(民國69年)5月在現址建立,使用至今。「聯勤兵工技術學校」在1996年7月,為配合國防部精簡國軍軍事院校政策改編為「聯勤技術訓練中心」,2003年10月移編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更名「國防部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技術訓練中心」,2012年1月1日,配合「精粹案」組織調整,移編聯合後勤學校,更名為「聯合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2013年1月1日,配合後勤學校改隸陸軍,更名「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2014年4月1日,更銜為現在的「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

參考臺北市立文獻館的資料,得到聯勤技訓中心鮮為人知的日治過往:

若往上追溯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的現址處,可以發現此地應本為日軍的「陸軍第八飛行師團第五野戰航修廠三張犁格納庫/派遣隊」。第八飛行師團為大日本帝國陸軍飛行師團之一部。據查日本「国立公文書館」相關資料得知:陸軍第八飛行師團隸屬日軍第一○方面軍司令官,通稱號為「誠」兵團。在昭和19年(1944)6月10日由東京第1航空軍司令部改編而成。
同月中旬師團移駐臺北。擔當臺灣及琉球群島的航空作戰任務。在「臺灣沖航空戰」中迎撃來襲之美國航母艦隊航空部隊。在沖繩島戰役與第6航空軍聯合進行主要的神風特攻空戰。在沖繩島戰役期間,緊急特攻隊備有30隊,共245名戰鬥人員。依現有資料,在太平洋戰爭中本地應未有遭受空襲的紀錄。
(取自:臺北市立文獻館信義區文史地圖,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https://c022.utaipei.edu.tw/files/15-1041-61137,c5519-1.php?Lang=zh-tw

  1. 石頭公觀音廟

關於石頭公由來的故事,在日治時期的1897年,「復記煤礦」請人開闢山邊整理堆煤區,忽然大塊石頭崩落,擋住活動空間,工頭指揮工人將之移去,不知何因,工頭突然倒地不起,從此住院數日病情沒有起色,陳姓地主勸工頭回來向大石頭膜拜請求恕罪,說也奇怪工頭病情逐見好轉,至此大家不敢移去大石頭,將之蓋廟膜拜。

而觀音像的由來,則是和興煤礦採礦工人某日在坑內挖到一塊石頭,側看神似觀音之像,小心翼翼從坑道攜出保留,但礦工的家常隨礦區而漂泊不定,於是將這石觀音送給陳姓地主春來先生,請他好好善待,於是陳春來將石觀音供奉起來。後來就將石觀音與石頭公供俸在同一個廟,稱為石頭公觀音廟。

  1. 舊坡土地公

依田訪資料,1863年即有此福德宮,原為蘇泉(當地人稱米粉泉)建廟並管理,現為六合里里長父親,主委陳金榜先生(民國50年生)管理,在民國93年左右接手,而後神明就一直在此處。依石碑所載,廟為清同治10年就蓋起,農曆11月7日為建廟紀念日,會請街區其他宮廟共同來參與、吃飯,信義區五段150巷裡的廟活動幾乎都是大家互相幫忙。而建廟的蘇家人如今不再住在廟的對面,而是吳興公園那邊,繼續賣麵的生意。

  1. 和興炭礦

二戰前由鄭水源、潘迺賢經營的和興炭礦,1950年改由周毝經營,並改名為新生煤礦。1965年新生煤礦停採收坑,直到2014年和興炭坑及舊埤溪經大地工程處再造整治,成為信義區新休憩景點,2016年「信義區舊埤溪整治及和興炭坑再造工程」榮獲世界不動產聯盟(FIABCI)舉辦全球卓越建設獎(環境復育保育工程類)銀獎。

舊坡福德宮主委陳金榜先生的爺爺陳金水(民國前10年生),原居五堵,於民國34年時來此地的和興採石礦,負責操作捲揚機,後於民53年停採,當時礦工有在捲揚機旁設一新生土地公廟,每月初一十五祭祀。

 

串起多個上述地點,結合不同的元素、重點,可組成一條豐富有趣的導覽路線——先前信義社大學員們所規劃的導覽路線。(導覽側寫:聽三張犁的土地公們說故事。http://www.xycc.tw/導覽側寫:聽三張犁的土地公們說故事/

 

人在地方的今生今世

縱覽信義路五段150巷,可以歸納出兩個深刻影響人文地理的要素——舊陂溪(東大排)、礦業。

舊陂溪(東大排)在六合里內溪段,除社區陸橋及技訓分部外,皆未加蓋。早在1950年以前,是在地世居家族農田的灌溉水源之一,此後20年間,陸續因土地政策、買賣、開發、建築,以致喪失灌溉功能,加上社區住家用水排入,開始出現異味,1970~2010年成為在地居民口中的臭水溝。到了2010年後因污水接管及定期清溝,異味漸漸散去,2014年上游和興炭坑及舊陂溪經大地工程處再造整治,成為信義區新休憩景點,並於2016年榮獲全球卓越建設獎(環境復育保育工程類)銀獎。

信義路五段150巷範圍的主要三個煤礦由西向東分別是,源興煤礦、金興煤礦、和興煤礦,開採的礦質雖好可惜量不多,因此每個礦坑的開採壽命都不長。

源興炭礦(1927年):源興煤礦位於臺北市信義區信義路五段150巷內之坑谷,靠近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礦址相關建築已拆除改建為飛宏象山聯誼中心。最初由田中卯太郎於明治30年(1897)設立礦權,範圍在三張犁舊卑附近,隔年先讓渡予舩山午三,再讓渡予錫口人陳能記,大正7年(1918)陳能記往生後由其子陳復禮繼承,稱為舊卑炭坑,大正13年(1924)陳復禮成立復記產業合資會社繼續經營礦業,昭和2年(1927)收購伊地知錫子鑛第248號礦區,並包採川喜多三朔、李成貴鑛第250號礦區,3礦區合併開採,昭和12年(1937)起改稱為源興炭礦。戰後後由李桂林經營源興煤礦,開採至民國62年收坑。(取自:臺北市立文獻館信義區文史地圖,源興煤礦。https://c022.utaipei.edu.tw/files/15-1041-61146,c84-1.php?Lang=zh-tw

金興炭礦(1934年):昭和9年(1934)由小山清太郎設立礦權,範圍文山郡深坑庄坡內坑地內,隔年讓渡予許金長妻許郭氏鴦,昭和13年(1938)再移轉至許金長等人創立的金興炭業合資會社,礦場名金興炭礦。昭和14年(1939)原礦區合併鄰近3個礦區共同開採,範圍擴大為七星郡內湖庄後山、文山郡深坑庄坡內坑庄。戰後後金興炭業合資會社名稱變更為金興煤鑛兩合公司,礦區換照後繼續經營至民國58年收坑(取自:臺北市立文獻館信義區文史地圖,金興煤礦。https://c022.utaipei.edu.tw/files/15-1041-61125,c84-1.php?Lang=zh-tw

和興炭礦(1934年):昭和11年(1936)楊天賦自鑛第2510號礦區分割出鑛第2894號礦區,範圍七星郡內湖庄四分子及後山地區,隔年先讓渡予鄭蔡氏秋霞,昭和13年(1938)再讓渡予潘迺賢與鄭水源,以和興炭礦名稱經營,戰後,於民國39年由周毝收購礦區,並改名為新生煤礦經營,民國54年收坑。(取自:臺北市立文獻館信義區文史地圖,新生煤礦(和興煤礦)。https://c022.utaipei.edu.tw/files/13-1041-61148-1.php?Lang=zh-tw

地方的前世今生深刻影響人們的生活,陳奕峰老師分享田野調查訪談的例子,透過居民的生命故事看見地方。第一位葉秀蘭女士(民35年生),20歲時從高雄嫁來此地,她的先生謝木先生原居挹翠山莊對面的平房,在四四兵工廠技訓中心當車床,嫁來時先生就已在技訓中心上班,公公謝春芳先生的身故於乞丐坑崩落事故,30幾歲就過世。另一位陳和雄先生(民28年生),出生地對應現址是挹翠山莊處,爺爺陳濕從汐止來到這裡作礦工,父親陳水木先生為人種田。在大約3~5歲時,曾遇過空襲(山上和街區都有),年幼時和哥哥爬進礦坑徒手挖礦(玩),他的哥哥從事礦坑工作,操作捲揚機。

還有一位,周曉白先生(現年約40歲),是周家第19代(賢字輩)。武功周最有名(的後代?)為周百萬,據傳早期是賣紙錢、香燭等生意,也有務農,後開始買房買地。原本祖先埋在福州山,約在周曉白先生10歲時政府以整理市容名義遷至木柵富德公墓,現皆遷回150巷山上睡虎穴中,祭拜時不能放鞭炮。吳興街600巷53弄的周姓宗祠,即是武功周祭祀公會。信義路五段150巷418、420弄以前皆為周家田,有三甲地大,山上有一山豬湖,為本地周家人引水的水源。

 

結語

信義路五段150巷是變動的。北段原本沒有那麼直,更沒有兩度90度的轉折;中段和舊陂溪交會,且曾有橋樑;南段通往煤礦區。現在我們所認識的信義路五段,和最原本的位置相比,變得更北邊和寬敞。

陳奕峰老師拿出多張不同時期的地圖疊圖比對,1898 年臺灣堡圖、1921年日治地型圖、1939年瑠公水利組合圖、1947年美軍航照影像、1956年美軍航照影像、1958年台北市地型圖、1972年航照影像、1977年台北市街道圖,地貌、道路的改變,到了1979 台北市街圖、1991台北市行政區域圖、1994台北市街道圖,信義路五段的位置才與今天google地圖重疊,可以說明信義路四段以後就是經射擊場進入舊陂,亦即信義路五段150巷原本就是信義路五段正路。

信義路五段150巷2

Show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